首頁 > 地方動態 >

廣東高院發布維護婦女合法權益典型案例

2024-03-08來源:?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今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維護婦女合法權益典型案例,涉及婦女隱私權、名譽權和生育期間勞動權益保障,反家庭暴力和人身安全保護令,彩禮歸屬與“外嫁女”在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合法權益保護等熱點問題,體現了廣東法院做實為人民司法、用情斷好百姓家務事,維護婦女合法權益的積極探索和有益實踐。

維護婦女合法權益,關乎千家萬戶幸福,關乎社會和諧穩定。近年來,廣東法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斷加大婦女權益保護工作力度,創新審判執行方式,深化糾紛多元化解,積極營造全社會尊重和關愛婦女的良好氛圍。2023年,全省法院審結家事糾紛一審案件81740件,其中調解撤訴42580件,同比增長23.1%;訴前成功化解家事糾紛2.6萬件,同比增長11.17%;簽發人身安全保護令584份,并聯合有關部門推動人身安全保護令落地執行,合力織密反家暴防護網。

01

維護婦女隱私權及名譽權

——陳某與黃某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案

基本案情

陳某(女)與黃某原系戀人關系,雙方亦是大學校友。雙方分手后,黃某因無法接受分手事實,便于2023年3月起在其注冊的抖音賬號內發布四則含有陳某姓名、就讀學校與專業、年級、籍貫、父母職業的視頻,視頻中講述了其與陳某的戀愛交往細節,指責陳某出軌,稱陳某“和多位男生搞曖昧”“給每一任對象戴綠帽”“裝深情人設pua他人”“偷偷干老本行”“下頭姐”等。視頻發布后,大量網絡用戶在評論區內對陳某予以負面評價、吃瓜等。陳某認為黃某相關行為侵害其隱私權、名譽權,故訴至法院要求黃某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維權合理開支等。

裁判結果

廣州互聯網法院生效判決認為,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黃某未經陳某同意,在其抖音賬號中披露陳某的就讀學校與專業、年級、雙方的戀愛細節等,上述信息在一定范圍內具有私密性,結合黃某相關言論語境及雙方糾紛背景,陳某顯然不愿意其相關信息被以此種方式予以公開。因此,黃某在其抖音賬號中擅自披露陳某個人私密信息的行為,侵擾了陳某的私人生活安寧,侵害了陳某的隱私權。同時,黃某在抖音賬號中發布案涉言論對陳某進行人身攻擊及人格貶損,超過了評價的合法限度,主觀上具有過錯,客觀上造成陳某的社會評價降低,侵害了陳某的名譽權。據此,判令黃某在抖音賬號內向陳某賠禮道歉,并向陳某支付精神損害賠償、維權合理開支等4000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因情感糾紛引發的隱私權、名譽權網絡侵權糾紛典型案件。人民法院依法對在網絡上以文字、圖片、音視頻等形式,泄露女性隱私信息、貶損女性人格的行為予以負面評價,切實保護了婦女的隱私權和名譽權,有利于引導公眾自覺規范網絡言行,營造良好網絡環境。

02

維護女職工生育期間勞動權益

——向某與某酒店勞動爭議案

基本案情

向某(女)于2022年7月進入某酒店擔任預定中心主管,雙方在勞動合同中約定合同期限為2022年7月12日至2024年7月11日。2022年12月,向某懷孕。2023年5月,該酒店人事經理通過微信告知向某其崗位由主管調動為前臺接待員,薪資由每月8000元調整為4000元。向某在定期產檢時被酒店扣除相應工資。向某遂向該酒店主張工資差額,案件經勞動仲裁后訴至法院。

裁判結果

新興縣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向某與某酒店存在勞動關系,某酒店以向某不適應原崗位工作為由提出調整其崗位,應通過雙方協商方式解決,在酒店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向某不適應原崗位工作的情況下,其調崗行為不符合法律相關規定,某酒店應按原約定的每月8000元待遇標準繼續發放給向某。對于酒店扣除的因向某產檢請假的工資應予以補發。故判決某酒店補發2023年5月至6月工資差額6412.91元給向某。

典型意義

我國法律規定,女職工在孕期、產期、哺乳期受特殊保護,用人單位不得因女職工懷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資、予以辭退、與其解除勞動或者聘用合同。但在勞動領域內,處于孕期、產期、哺乳期“三期”內的女性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現象仍時有發生。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對用人單位在女職工懷孕生育期間隨意調崗、區別對待、違規克扣工資等行為予以否定評價,切實保障女職工合法勞動權益,引導全社會強化尊重婦女意識、營造生育友好環境。

03

織密反家庭暴力防控網

——王甲與王乙人身安全保護令案

基本案情

王甲(女)與王乙于2015年登記結婚,同年生育一女,婚姻期間王甲放棄工作在家照顧家庭,王乙在醉酒后對王甲常有打罵。2019年,雙方辦理離婚登記,但仍同居生活。2023年8月,因不堪忍受王乙的辱罵、毆打等家庭暴力行為,王甲搬離兩人共同居住的住所,帶女兒外出租房居住。隨后,王乙又到王甲工作場所毆打王甲致其受傷,公安機關對王乙處以七日行政拘留。2023年10月,王乙再次毆打王甲。王甲遂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

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經審查,認定王甲及女兒有面臨家庭暴力的現實危險,遂裁定禁止王乙對王甲實施毆打、威脅等家庭暴力行為;禁止王乙騷擾、跟蹤、接觸王甲及女兒。同時聯動政法委、公安、街道等,對其做好維穩、管控工作,杜絕發生極端惡性事件。該裁定發出后,王乙拒不履行裁定禁止事項,于2023年11月再次對王甲施暴,在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后仍不聽勸阻,持續向王甲微信發送大量死亡威脅信息、刀具照片、農藥物流信息。2023年12月,法院決定對王乙司法拘留十五日。同時,以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24年1月,檢察機關對王乙以拒不執行裁定罪依法批準逮捕。

典型意義

本案中,人民法院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經拘留、訓誡后毫不悔改,情節嚴重、可能構成犯罪的施暴人,以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并聯動政法委、公安、街道等部門,及時預警、跟蹤、回訪,推動人身安全保護令落地執行,合力織密反家庭暴力防控網。

04

彩禮已轉化為共同生活支出的無需返還

——陳某與張某離婚糾紛案

基本案情

內地居民陳某與澳門居民張某(女)于2021年11月相親認識,于2022年2月結婚,陳某贈與張某現金40000元及玉手鐲作為彩禮,婚后雙方在內地與澳門共同生活居住。2022年6月,陳某因與張某發生爭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雙方離婚及張某返還彩禮40000元及玉手鐲。張某同意離婚及返還玉手鐲,但辯稱彩禮已用于生活開支和支付陳某婚前所購房產的按揭貸款。陳某確認雙方在澳門居住期間的房租、生活費均由張某支出。

裁判結果

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張某為澳門居民,本案為涉澳離婚糾紛。根據我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的規定,訴訟離婚適用法院地法律,本案可以適用內地法作為審理爭議的準據法。陳某、張某在辦理結婚登記后有夫妻之間相互扶助、共同維護家庭的經歷。結合在案證據,綜合考慮給付彩禮后雙方已同居生活并登記結婚,以及在澳門共同生活期間的費用開支均為張某支付等情況,對張某關于彩禮已轉化為共同花銷的主張予以采納。遂判決準予雙方離婚,張某向陳某返還玉手鐲,駁回陳某主張返還40000元彩禮的訴請。

典型意義

彩禮是男方基于婚約承諾對女方的道德性贈與,是我國傳統婚嫁風俗,具有廣泛的社會文化基礎。本案中,人民法院根據公平原則及公序良俗原則,結合雙方是否共同生活、彩禮的實際使用情況及當事人的經濟水平等因素,依法認定彩禮已用于婚事籌辦或共同生活支出的無需返還,有利于妥善平衡雙方利益,弘揚健康文明的婚嫁風俗。

05

支持“全職媽媽”家務勞動補償請求

——李某與徐某離婚糾紛案

基本案情

李某(女)與徐某于2016年登記結婚,婚后育有一子。2022年,李某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起訴離婚,并主張婚生子由其直接撫養,徐某支付撫養費并向其支付家務勞動補償50000元等。徐某同意離婚,但主張兒子由其直接撫養,不同意支付家務勞動補償。

裁判結果

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雙方婚后未注重感情培養,夫妻感情出現裂痕無法修復,且雙方均同意離婚,依法準許離婚。徐某常年在外工作,在此期間照顧兒子、處理家務等由李某操辦,且雙方兒子尚年幼,需要付出較多的心血照料,李某承擔了較多的撫育子女、照顧家庭的責任和義務,其為家庭所付出的辛勞應予以肯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八條規定,結合在案證據,判決準予雙方離婚,婚生子由李某直接撫養,徐某支付撫養費及向李某支付家務勞動補償款50000元等。

典型意義

家務勞動雖無薪酬,但對家庭生活和社會生產具有重要意義,“全職媽媽”的付出和貢獻不容忽視。本案準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關于家務經濟補償的規定,通過在離婚時給予經濟補償的方式充分肯定了家務勞動的獨立價值,有利于教育引導夫妻雙方自覺承擔家庭責任,互相尊重支持,對于保障婦女合法權益,維護家庭和諧穩定,弘揚新時代良好家風具有積極意義。

06

堅持柔性司法化解“搶娃”紛爭

——胡某與何某離婚糾紛案

基本案情

何某與胡某(女)于2014年結婚,于2015年生育一子。2020年6月,因雙方感情不和、矛盾激烈,何某將兒子帶回湖南老家由何某母親照顧。同年7月,胡某搬離雙方共同住所,并訴至法院要求離婚。一審判決不準予雙方離婚。何某提起上訴,要求判決離婚,并判令兒子由其直接撫養。胡某因訴訟期間長時間沒有見到兒子而抑郁,驅車千里前往何某老家看望孩子不成,與何某家人產生沖突在當地引發報警,雙方在婚姻中的對抗已延伸至孩子和老人。

裁判結果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安排雙方參加由法官和心理咨詢師共同實施的庭前調解。在雙方均理智表達離婚是最佳選擇后,承辦法官及時就直接撫養和探望權的關系進行法律釋明,并為雙方量身定制探望方案,明確撫養探望十條規則。經過法官和心理咨詢師的耐心調解和心理疏導,雙方最終達成調解協議,婚生子由何某直接撫養,胡某享有寒暑假帶兒子共同生活、每周周末至少30分鐘遠程視頻探望等權利。案后,承辦法官對雙方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并及時回訪調解協議的履行情況。女方向法院送來感謝信,專程表達對承辦法官和心理咨詢師的感謝。

典型意義

本案中,人民法院秉持“如我在訴”的能動司法理念,綜合運用我省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中首創的庭前調解、心理疏導、子女撫養規劃、探望方案明晰、判后跟蹤回訪等制度,真心真情化解當事人之間的“搶娃”紛爭,并通過“父母課堂”等對離婚夫妻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引導督促當事人自動履行調解協議,確保案結事了人和家睦,切實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

07

保障殘疾婦女“住有所居”

——黃某與張某離婚糾紛案

基本案情

黃某與張某(女)于2001年12月按照農村習俗舉行婚禮,2009年4月辦理結婚登記手續。自結婚后,張某一直與黃某及其家人共同居住在黃某父親名下的宅基地上蓋兩層樓房,且張某與黃某分別居住在該棟樓的不同房間。2020年6月,張某被水泥柱砸傷,左腕關節完全喪失功能符合8級傷殘,被認定為殘疾人。張某家庭被登記為低保戶,張某無其他住房,且其父親已死亡,母親已80多歲高齡。2022年,黃某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訴至法院要求離婚。

裁判結果

徐聞縣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雙方夫妻感情確已破裂,已無和好可能,準予離婚。張某已63歲,經鑒定其左腕關節完全喪失功能,且離婚后沒有固定居所,屬于法定生活困難情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條規定:“離婚時,如果一方生活困難,有負擔能力的另一方應當給予適當幫助。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睆谋Wo弱勢婦女、殘疾人角度出發,綜合雙方的實際情況,黃某應從現有的住房條件中對張某給予適當幫助。故判決準予雙方離婚,張某繼續享有居住于現房間的權利,直至張某取得新的住房保障條件或權利主體消滅。

典型意義

本案中,人民法院在充分考量雙方實際情況的基礎上,依法判決有負擔能力的一方在離婚后通過提供居住權的方式對生活困難的一方給予適當幫助,有利于發揮司法裁判的示范引領作用,保障殘疾婦女等弱勢群體合法居住權益,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08

保障老年婦女“老有所養”

——陳某與黎某贍養費糾紛案

基本案情

年近九旬的陳某與丈夫育有黎甲、黎乙兩子。因丈夫早逝,陳某在孩子成年后,一直跟隨大兒子黎甲在農村生活。隨著年歲增長,且陳某肢體殘疾,腿腳不便,逐漸生活無法自理。大兒子黎甲隨著家庭成員和生活開支的增加,覺得照顧母親不應該是自己一人的責任;小兒子黎乙認為母親多年偏心哥哥而心有不忿,一直對母親的贍養費以各種理由推搪。村里的干部和叔伯長輩好不容易協調黎甲、黎乙兩兄弟達成贍養協議。因黎乙未按協議履行,黎甲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黎乙按贍養協議支付贍養費。

裁判結果

陽山縣人民法院經審查,在征得各方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為減少訴累,決定進陳某所在的村委會開展巡回審判活動,鎮人大代表、村干部和部分村民旁聽了庭審。在場的村干部再次與法官一起協調黎甲、黎乙進行調解,雙方均同意承擔贍養陳某的義務,但因在贍養費數額上無法達成一致意見,故請求由法院判決確定贍養費。法院遂判決黎乙承擔陳某每月一定數額的贍養費并直接支付給黎甲。庭審結束后,承辦法官現場為旁聽群眾進行普法。案后,該院制作了宣傳視頻以線上的方式進行普法。

典型意義

本案中,針對陳某年老體弱、腿腳不便的情況,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人民法院依法通過巡回審判的方式進行庭審,最大限度便利當事人訴訟,并現場對村民進行普法,加強宣傳教育效果,發揮“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示范作用。同時,加強與鎮政府、村委會、婦聯等溝通協作,積極拓寬聯動調解渠道,促進家事糾紛多元化解,維護鄉村淳樸的血緣關系和鄰緣關系,保障老年婦女“老有所養”。

09

平等保護“外嫁女”合法財產權益

——盧某等與某經濟合作社侵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糾紛案

基本案情

盧某及其兒子張某戶口均登記在某經濟合作社,自盧某2001年登記結婚后,兩人沒有享受過某經濟合作社的集體分紅和其他福利待遇。2018年9月4日,街道辦作出行政處理決定書,確認盧某及其兒子自2018年4月19日起享有某經濟合作社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享有與集體經濟組織其他成員平等的權益。2021年7月2日,盧某與某經濟合作社簽訂《和解協議》,約定盧某及其兒子撤回行政處理申請,自愿放棄2021年3月1日前的分紅及其他福利待遇,確認兩人享有此后的分紅等。同年9月28日,某經濟合作社組織戶主召開專門會議形成《會議記錄》,決定:盧某為外嫁女,只配給社會股股東資格,僅享受現金分紅,張某不享有股份和福利待遇等。盧某、張某認為某經濟合作社侵犯其合法權益,訴至法院要求支付年終分紅款、違約金等。

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街道辦于2018年9月4日作出行政處理決定書已經確認了盧某、張某自2018年4月19日起享有某經濟合作社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享有與集體經濟組織其他成員平等的權益,并經過行政判決書予以確認。2021年9月28日,某經濟合作社開會決定盧某為社會股股東,僅享受現金分紅,張某不享有股份和福利待遇,實質上否定了生效法律文書的認定,違反了《和解協議》的約定,侵犯了盧某、張某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財產權利。故判決某經濟合作社向盧某、張某支付分紅款差價、慰問金共10570元。

典型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未婚、結婚、離婚、喪偶、戶無男性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本案中,人民法院通過對村規民約內容的合法性、合理性進行審查和糾正,明確村集體以村民會議、村集體收益分配方案等形式剝奪“外嫁女”合法權益的應屬無效,切實維護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合法權益。

10

維護婦女涉土地合法權益

——曾某與某區政府征收補償安置行政糾紛案

基本案情

因征地需要,某區政府發布《征地拆遷補償安置方案》等文件,明確“戶口屬于征地拆遷范圍內的某村農業人員,其名下沒有房產的可以獲得65平方米的救濟房。已離婚的婦女獨立計戶?!痹诚狄央x婚婦女,具有某村集體成員資格,在村內有房屋并實際長期居住,因涉案征地項目導致其房屋被拆除但未獲得房屋安置補償,居無定所。曾某向某區政府申請安置房補償,但某區政府作出《回復函》,認為已將曾某的安置房面積與其父親、兄弟的合并計算,其父親、兄弟已選定了安置房,且曾某作為“外嫁女”不符合落實安置房的資格,決定對曾某的申請不予支持。曾某遂訴至法院,請求撤銷涉案《回復函》等。

裁判結果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一審認為,曾某依法具有某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應當被納入補償安置對象范圍。故判決撤銷涉案《回復函》,責令某區政府重新作出處理。某區政府提起上訴。二審期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對案情進行認真分析后,及時啟動府院聯動機制,主持多輪協調磋商,最終促成雙方達成調解協議,某區政府主動為曾某落實一套65平方米的安置房并支付相應補償款。糾紛實質化解后,當事人申請撤訴,法院依法予以準許。

典型意義

本案系平等保護婦女征地補償安置權益典型案例。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征收補償安置權,不因婚姻或者男性家人而喪失應有權利,其權利受法律保護。本案中,曾某系某村集體成員,其集體成員資格不因結婚、離婚而喪失。人民法院依法嚴格審查安置補償的法律標準,對曾某是否屬于安置對象、是否應與其父親及兄弟合并計算安置補償面積等問題進行詳細分析后,通過府院聯動機制,促進糾紛實質化解,切實維護婦女涉土地合法權益。


責任編輯: 陳潔
久久久久久久精品电影网